为份好工丧搬 80后 移居 血泪史@梁巾

G宅生活 553浏览 85
最近 韩国 出现一则「香港楼价难负担成全球之冠」的新闻。跟韩男Y谈及香港楼况,他甚为惊讶,尤其说要从小房子捱起的经验,香港劏房可能比 韩国 考试院更不堪。同样是80后,他跟我分享了自己 移居 首尔 的十年生活,每个阶段都与一间屋有关,有苦有乐,但听落仍教我心生羡慕。

为份好工丧搬 80后 移居 血泪史@梁巾
初来韩国时羡慕这里的单位比香港阔落,如图中的公屋也有三房两露台,在香港,却出现地产商以缩水楼将货就价推出市场,花大半生积蓄去供一层弹丸小屋,怎不教人无奈?

韩国,有因工作而不停在城市之间迁居的移动一族,学生或求职中的毕业生,考试院或下宿是廉价选择,而one room officetel 等studio flat 租盘亦适合社会新鲜人,因为保证金制度,租金高低有弹性。反观香港公私营楼供应失衡后,穷人快连劏房也租不起,豪宅却是空置率高企,真的无话可说!朋友Y 大学时主修热门的电脑资讯科,但转眼书读完,兵也当完,却发现人事全非,电脑资讯早已过时,不是名牌大学出身的他,毕业便下决心来首尔展开新生活,为了份CV 见得人,决定报读进修课程及反複考Toeic 英文试,为博一个入大公司的机会。他还记得搬来首尔的第一晚, 房东简略说了规矩后便放下他不顾,原来住考试院,厨厕要共用,房子没有窗,只放到一张床加一张桌,而邻房则传来大叔吵架的大嗓门,转头却见他拖着一名小女孩出门。晚上母亲致电,被叮嘱不要饿坏,而他当时正站在便利店低头哽着杯麵,想起上车前硬把一卷纸币塞在他口袋里的母亲,心里尽是歉意……

为份好工丧搬 80后 移居 血泪史@梁巾
穷得只能夹租

朋友Y说自己算是赶了尾班车,因为这些年韩国毕业生求职愈来愈难,毕业后他再进修,努力的回报是他不久便进了一间美资公司工作, 他比《未生》的张克莱幸运,至少不是合约工,但科长性格乖僻,而且爱欺负新人,同期的同事自嘲人生低潮始于毕业。幸而入职不久遇到前辈,邀他一起夹租one room, 当时朋友Y没甚存款,如果不是前辈愿意一力承担one room六万港币的保证金,而他只需摊分租金伙食,相信他只能继续捱杯麵,放工后回考试院面壁。

为份好工丧搬 80后 移居 血泪史@梁巾
最回味单身小窝

朋友Y拍过几次无疾而终的拖,试过「相睇」与女仔食饭见面,但都无下文居多,而且他厌倦了每次要费神打扮、猜度女子心意、试图把自己塑造成暖男,由开场白开始已好假。倒是有次在朋友酒席间遇到一位女孩,是酒过三巡吗?感觉不错便交往起来,眨眼又过了两年, 这时他已住进officetel,是韩国较新型的屋种,二百多呎还有落地大玻璃,周末约女朋友来看电影、煮晚饭,偶然过夜,感情稳定,朋友Y这是在首尔六年以来最惬意的日子,真想就这样下去,直到女朋友问:「不如结婚?」

为份好工丧搬 80后 移居 血泪史@梁巾
结婚韩男负责屋

韩式结婚由男方负责屋,女方负责家电,但眼下在首尔市内置业是不可能了,只能从全贷屋款开始,以七百呎两房单位为例,租两年需一次过缴二百万港元保证金,虽然要向银行借贷,但好处是约满后业主会全数退回保证金,分期廿年,计落月供约6千,即薪水的4成,两年后更可储落已付的10多万,再换大屋都仲得。 虽然还有婚礼开支,令存款一下子归零。但看着太太努力布置新居,而且终于可以喝上一口水机直出的梳打水,好像又有勇气重头来过。我说没有存款的穷人啊,这故事未免太幸福。

韩楼命名术

好多人对韩国的房屋印象都是:一式一样。的确,韩国由公屋到私楼,设计变化不大,但胜在宽敞俐落没有怪则,而楼盘名也不是百花齐放,而是多以建造商或旗下品牌命名, 例如建造商宇星、大宇的Prugio或Lotte Castle等,为区分便再加上地区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