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意难做又逢政策朝令夕改 多数贩商减聘外劳

P稿生活 871浏览 79
生意难做又逢政策朝令夕改 多数贩商减聘外劳
报道:潘丽婷

生意难做又逢政策朝令夕改 多数贩商减聘外劳

我国不少领域依赖外劳操作,惟分配不均匀,有的领域难申请外劳,有的过剩,商家有苦难言。内政部外劳政策朝令夕改,更下令鞭笞处罚窝藏及聘用非法外劳的雇主,不免吓倒小部分雇主而将外劳遣散,不过也有业者抱持静观其变态度,让非法外劳偷偷躲着工作,看风声再作打算。有的商贩担心聘用非法外劳惹祸上身,所以随政府早前宣布漂白外劳时,已要求部分外劳离开,只剩下一两位外劳在店内或厂内工作。

遇取缔嘱外劳逃跑

针对内政部即日起冻结引进外劳,并向聘用非法外劳者施鞭刑一事,《》记者抽样致电各行业者,发现经济不景气,许多业者已减少聘用外劳,不过雇主似乎也有应对执法人员取缔的方法,包括叮嘱外劳遇上执法官前来,拔腿逃跑或装成路人到来消费,以免遭取缔。

此外,最近因不少熟练外劳因马币贬值要求回国,所以有雇主改用缅甸难民协助工作;并以提供食物作为酬劳,避开取缔。

外劳分配不均匀

受访者声称,虽我国大多数领域依赖外劳,惟分配不均匀,有的领域难申请外劳,有的过剩,加上一些有经验外劳要求高,以致业者须转聘持其他领域工作准证的外劳工作。

此外,基于邻国印尼靠近我国,语言能沟通,有业者聘用持旅游签证者工作,并在近3个月签证届满时,让他们回乡休息半月或1个月再重回大马。

观察行动再作打算

受访的业者指出,尽管外劳漂白运动展开多时,惟过程复杂及需时处理,要求政府简化手续。

也有部分业者基于外劳工作不老实,常在找到更舒适或更高工资的工作后落跑,所以不愿花费数千令吉替非法外劳漂白。

大部分业者也基于新法令刚宣布,纷纷在观察内政部行动,再作打算。

熟悉“国情”及门路外劳当老板抢吃

业者认为,政府在取缔非法外劳事件上,应从根源做起,严守边关及出入境关卡,包括严厉对付外劳“老板”。

他们直言,熟悉本地“国情”及门路的外劳,在没业者聘用及嫌弃薪金低情况,转当贩商,做本地人或同乡生意,与本地人抢滩。

无视执法官员

他们说,这些外籍小贩无视执法官员存在,也不怕扫荡行动,往往捉后不久又再出现,令人纳闷。

他们认为,政府在针对本地雇主聘用外劳课题上,应率先在巴刹、工业区或外劳居住地方取缔外籍小贩,强送回国及禁来马。

他们也担心过多外劳政策反而有机会制造贿赂,呼吁政府透明化开放外劳政策,让业者按需求申请合法外劳协助工作。

生意难做又逢政策朝令夕改 多数贩商减聘外劳

许多巴刹都可见外劳经营档位,自己当起老板,本地业者认为,政府应严厉对付外劳“老板”。(档案照)

嫌马币贬值回国

——美华城工业工商会主席●余亚绒
工业区工作多属粗重工作,鲜少本地人愿从事,这里有70%业者聘用外劳帮忙。不过,有不少外劳早前因马币贬值而回国,如今业者大多数聘用联合国难民,也有小撮外劳无工作准证、逾期逗留或非来自相关领域。

外劳逃跑几率高
政府宣布捉拿外劳不是新口号,过去曾多次针对外劳课题,调整法令,包括漂白外劳,却因执行不严,不见成效;反让雇主无从适应,一些急着用人的业者,唯有暗地里聘用持旅游证、其他领域的外劳,以省却麻烦。
外劳逃跑的几率高,业者也担心花费数千令吉替外劳更新准证后,外劳又落跑。随着政府再宣布新法令,业者先静观其变再做打算。

应严守关卡禁入境
政府在打击非法外劳问题,应从根源做起,若能严守关卡,又怎幺会有非法外劳入境我国,也不会有外劳取得身分证事件发生,使我国外劳人数近超越华人和印度人。
同时,政府聘用政策不符时宜,应长远性作出修改,而不是一时这样,一时那样,令业者无从适应之余,也花了不少钱处理,恐引发更多贪污事件。

或转聘难民工作

——士拉央旧批发公市普度公会秘书●郑秀明

早前部分商贩听说聘请超过4个非法外劳者面临鞭笞,已要求部分非法工人离开,只剩下一两个非法外劳帮忙,有者也不敢让外劳抛头露脸,私下帮忙。

随着政府再次宣布严厉取缔,相信商贩更不敢聘请外劳,或许会转用持有难民证的外劳协助工作。

自立门户不怕取缔

我不反对政府取缔非法外劳,尤其是在士拉央区,有许多外劳在熟门路后自立门户,光明正大摆档抢滩,也不怕取缔,一旦有官员来执法即逃跑。

我认为,政府更应该率先解决非法外劳当老板的的问题。

申请3个月没消息

另外,士拉央旧批发公市多数商贩从事劳力工作,需清早开始工作至中午,因时间长,难请本地人工作,有者甚至在工作3天后就消失。政府应按领域需要,开放外劳申请政策,不该朝令夕改,令人无法适应。

早前曾协助数名缅甸劳工申请工作准证,惟已等了逾3个月,尚没消息。官员指文件需时半年完成;至于费用,加上跑腿费,每人约4000令吉,希望政府在取缔时,勿为难正在申请准证的外劳。

应严捉外劳“老板”

——半山芭小贩小商公会副财政●宋美湘

我不反对政府捉外劳,尤其是半山芭巴刹,有许多外劳根本不稀罕替本地人打工,自己当老板摆卖,无需支付任何证件费用,反之政府应该大肆展开取缔行动,送他们回国,一劳永逸解决问题。

其实来大马工作的外劳也深明本地业者处境,认为老板没了他们不行,早前工资每日才约50令吉,如今要求提高到70至80令吉,而且嫌三道四,一些工作甚至说明不干,实在花钱买罪受。

加上经济不景气,许多业者如今都不聘外劳,自己顾店;有的业者基于更新非法外劳费用高,逾2000令吉,也宁愿少聘外劳。

无论如何,政府全面捉拿非法外劳是好事,惟过去这幺多年,也不见奏效,外劳被捉去不到几天,又在这区重新出现及摆卖,有者甚至指在大马,有钱即好办事,得空回祖国休闲一个月半又重新回来档做生意,令本地人头痛不已。

大日子另聘外劳

——蕉赖金鱼村巴刹工商会主席●萧增富

巴刹规模较小,贩商大多数自行经营,大日子若人潮多,会要求当地负责卫生工作的外劳帮忙,再付20、30令吉作为酬劳。

还有一些小贩家聘有女佣,上午时段因家里无人,而让女佣在档口待着,如今政府说严厉取缔聘请非法外劳者,贩商也不清楚聘请其他领域外劳帮手是否合法?

我也担心罚款鞭笞,但会先观察再做打算。